登录名

密码

记住登录状态
找回密码
一带一路专题

首页 > 投资合作 > 专家视点 >

      2018年1月16日,商务部公布2017年对外投资情况。据商务部对外投资和经济合作司商务参赞韩勇介绍,2017年全年,我国境内投资者共对全球174个国家和地区的6236家境外企业新增非金融类直接投资,累计实现投资1200.8亿美元,同比下降29.4%,非理性对外投资得到切实有效遏制。

      自2016年12月以来,商务部会同有关部门加强对外投资真实性、合规性审查,非理性投资得到有效遏制的同时,对外投资增速也出现大幅下滑。欣喜的是,对外投资挤掉“水分”以后,不仅降幅逐步收窄,四季度更是出现由降转升的局面。

    四季度投资增速由负转正

      虽然2017年前三季度我国对外投资比2016年同期降幅超过四成,但通过梳理可以发现,在非理性投资得到有效遏制的大背景下,我国对外投资的降幅按季度呈现逐步收窄的趋势。

      商务部的数据显示,2017年前三季度,我国非金融类对外直接投资降幅比上半年减少3.9个百分点,进一步收窄;其中第三季度较第二季度环比增长7.9%。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环比增速逐步收窄外,2017年四季度我国对外投资增速则实现了由负转正。

      通过计算可以发现,2017年按季度划分,我国对外投资增速分别为下降48.8%、下降43.3%、下降34.2%、增长17.2%,下滑局面得到有效遏制,四季度成为去年对外投资增速唯一实现正增长的季度。

      韩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2017年我国对外投资降幅逐步收窄,行业结构更加优化,尤其是11月、12月当月,我国非金融类对外直接投资同比分别增长34.9%和49%,连续两个月实现正增长,带动2017年全年对外投资降幅进一步收窄。

      由此可见,去年四季度成为我国对外投资增速由负转正的重要拐点,对此,中国产业海外发展协会秘书长和振伟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2017年对外投资大幅下滑是一个理性回归的过程。

      和振伟认为,从2002年我国开始有对外投资相关统计开始,连续14年保持高速增长。这种所谓的高速增长包含了许多非理性投资成分,2017年对外投资大幅下滑,说明国家宏观调控起到了作用。但挤掉水分以后,今年对外投资会显著回升。“国家由临时管控逐步转变为常态调控,企业也需要有一个适应的过程,去除非理性投资的成分以后,2018年对外投资很有可能恢复正增长。”和振伟说。

      除此以外,《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还发现,2017年对外投资增速虽然大幅下滑,但国家鼓励企业更好“走出去”的步伐却从未停下,并且在制度上逐步完善。2017年12月,国家发改委正式印发《企业境外投资管理办法》,规定投资主体依法享有境外投资自主权,自主决策、自担风险,并对投资主体展开备案、监督、审查等制度。

      此前,《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全国商务工作会议获悉,商务部正在加快制定《境外投资条例》,并且初稿已经形成。这些实实在在的举措从制度上对境外投资主体进一步规范,也增强了企业对外投资的信心。

    对外承包工程营业额增5.8%

      据商务部透露,2017年全年,对外承包工程完成营业额1685.9亿美元,同比增长5.8%;新签合同额2652.8亿美元,同比增长8.7%。对外劳务合作派出各类劳务人员52.2万人,比上年同期增加2.8万人,年末在外各类劳务人员97.9万人。

      与此同时,“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成为我国对外投资重要增长点。据统计,2017年全年,我国企业对“一带一路”沿线的59个国家有新增投资,合计143.6亿美元,占同期总额的12%,比去年同期增加3.5个百分点。

      在“一带一路”沿线的61个国家新签对外承包工程合同额1443.2亿美元,占同期总额的54.4%,同比增长14.5%;完成营业额855.3亿美元,占同期总额的50.7%,同比增长12.6%。

      通过上述数据可以发现,房地产、娱乐业、俱乐部等领域对外投资大幅下滑的同时,基础设施、承包工程等领域对外投资则呈现上升的趋势。

      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投资都是实体投资,几乎不存在虚拟投资的情况。此外,我国在柬埔寨、俄罗斯等多个沿线国家均建立了产业园,将有助于企业更好地走出去。

      据商务部统计,截至2017年末,我国企业共在44个国家建设初具规模的境外经贸合作区99家,累计投资307亿美元,入区企业4364家,上缴东道国税费24.2亿美元,为当地创造就业岗位25.8万个。其中,2017年新增投资57.9亿美元,创造产值186.9亿美元。

      和振伟告诉记者,2018年,我国对外投资在围绕“一带一路”建设的同时,创新对外投资方式,提高对外投资质量和效益。“基础设施、高端制造业和服务业等实体投资一定还是热门投资领域,虚拟投资、房地产无疑会继续成为政策管控的对象。”

    责任编辑:王兴钊

     

编辑:网站编辑
    推荐文章
    图片文章

网站介绍|联系我们|版权声明|展会报名|展会服务|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