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记住登录状态
找回密码
一带一路专题

首页 > 投资合作 > 专题论坛 >

  • 科技部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赵刚在“一带一路”金融创新论坛上的演讲
  • 发布时间:2018-05-17 16:00:06 来源:中国产业海外发展协会

    尊敬的各位来宾,大家早上好!
      非常高兴参加这次会议。我跟大家分享的题目是:科技创新与“一带一路”金融合作。“一带一路”是我们国家提出来的一个重大的倡议,得到了世界很多国家响应,除“一带一路”涉及的65个国家,另外还有之外的很多国家,都表示了非常大的兴趣。“一带一路”涉及方方面面,涉及大家都熟知的“五通”,我们也有科技部、发改委、商务部共同发布了《“一带一路”与科技创新共同体》。科技离不开金融,金融也离不开科技,我们现在说脱虚向实,金融要支持实体,支持实体支持什么呢?关键要支持创新,党的十九大特别提出来创新是第一动力,要全方位对外开放,这就给我们指明了一个方向,科技创新、创新驱动,已经成为国家最重要的发展战略。我们要建立现代化经济体系,离不开创新驱动。
      习主席提出来到2050年中国要成为世界科技强国,成为世界主要科学中心,要走在创新型国家前列。到2020年进入创新型国家行列,我们研究创新型国家大概有20个左右,什么是创新型国家呢?主要就是研发投入要占GDP的2.5%以上,我们现在(2.1%)还没有达到;科技进步对经济发展贡献率要达到60%以上,我们现在是百分之五十几,也没有到。另外,很重要的对外技术依存度要50%以下,那些创新型国家,特别是发达国家30%以下,我们中国是50%以上。我们为什么说产业要迈向中高端?包括进入全球价值链、产业链中高端,就是说我们现在还处在中低端。我们的科技只满足了中低端。当然了,中高端也有,但还是很少。为了研究“十三五”规划,我们组织了8000多位学者、工程师、企业家,包括来自国内外的100多个专家学者,在科技领域涉及了1300多个具体细分的技术领域,做了一个全面评估,大家都说中国科技发展突飞猛进,已经很厉害了,把国外像高铁等打得落花流水,国外的媒体(日本、美国)一直在说,中国的科技马上就超过美国了,已经把日本、欧洲远远甩在后边了。这实际是在捧杀,让中国人头脑发热。还有的人把中国科技看得一塌糊涂,说中国的科技太差了,这不行、那不行。那到底是一种什么情况?我们需要描述一下。
      现在,谁能说清楚中国的科技处在什么水平?后来我们做了深入研究,发现15%左右处在世界领先水平。现在我们有一些世界领先的东西,像清华大学副校长、中国科学院院士薛其坤研究的量子反常霍耳效应,被杨振宁先生认为是很可能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那个时候屠呦呦还没有获奖,当然现在屠呦呦已经获奖了。我们中国,终于有了自己本土的科学家获得第一个诺贝尔科学奖。潘建伟院士团队搞的量子通讯卫星也是世界首个。北京大学和中国科学院共同搞的铁基超导研究等,这些研究都处在世界领先水平。当然,还有30%左右是跟世界科技先进水平同步,我们50%多落后于世界先进水平。刚才说的中低端,我们自己能满足,但中高端还满足不了,这是非常重要的依据。所以习近平总书记提出来,我们是领跑、并跑、跟跑并举。但是超过50%的我们还是在跟跑,跟在发达国家领先技术后面,主要还是在学习别人。超越的难度很大,因为别人也在进步,而且我们的创新环境还有很多问题。我们要保持清醒头脑,世界知识产权组织陈主任发布的评价,中国前年处在全球创新指数第25位,去年有了很大进步,排到了第23位,这个评价还是比较中肯、比较客观的。当然,他们有很多评价指数,一会儿陈主任还要介绍,评价得非常好。今天主要是简单讲这么几个问题。
      科技创新合作是“一带一路”的重要内容。我们中国已经与150多个国家、地区和组织签订了政府间合作协议,民间还有非常多。现在加入了200多个政府间国际合作组织,而且这些组织里,中国科学家越来越多的成为这些组织的领导人,或者是哪一个专业委员会的负责人,有了话语权。当然,我们的话语权还不行,还差得很远,但现在我们已经有了,过去非常少,包括在国际标准组织、知识产权组织,各种各样的组织当中,我们的话语权很少,现在越来越多,这是一个巨大进步。我们跟“一带一路”国家,现在通过举办技术培训,每年有好多特别是实用技术,像摩托车修理,对中国人来讲这个太简单了,小儿科了,但是对很多“一带一路”国家、发展中国家,在他们眼里就是高科技,这些技术在他们那里非常好用。第二个是短期的科研合作和交流还有科普交流,共建的联合实验室和联合研究中心,我们最近跟发展中国家、“一带一路”国家共建了他们特色的,包括生物技术联合实验室、农业联合实验室、沙漠治理联合实验室等。还有高科技园,中国的高科技园区发展是中国特色,特别是以中国深圳为代表的中国特区经济,后来中国的高新园区,以中关村为代表的中国科技园,现在已经引起世界上越来越大的关注,特别是发展中国家、“一带一路”国家非常感兴趣,现在每到一个国家的时候,他们都要问我们这样的问题,你们是怎么做到的?怎么做起来的?很多发达国家,甚至美国都很感兴趣,来跟我们探讨说美国也要搞科技园区。所以,2015年我们在美国搞了第一个园区,命名为全球创新中心,为什么没叫中美的中心或者中美的园区?后来美方专家建议,说你叫中美有点像中国跟美国去学技术或者偷技术的感觉,我们叫全球,就是要有全球视野、全球眼光,不但是美国、欧洲等发达国家,还有发展中国家,现在气候变化、能源危机、粮食危机等等这些重大问题、重大挑战,不是一个国家能解决的,必须全世界联合起来共同解决。所以叫全球创新中心。美国前国防部长佩里,也是斯坦福大学的教授,他联合了美国前国务卿96岁了,里根时候的国务卿,年龄很大,身体很好,舒尔茨(音),还有大家熟悉的美国的前能源部长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朱蒂文(音)等等,包括还有12位诺贝尔奖科学家,上百位院士、大学校长、实验室的主任等等,发起成立了这个全球创新中心,创新中心现在设了5大研究院,根据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发生的重点领域,有可能发生的重点领域,比如说新能源研究院,新能源汽车研究院,大健康研究院,大数据研究院,包括智能制造研究院,包括人工智能、机器人、无人机等。
      整合全球资源的平台,我们在全世界有很多优秀人才,一流人才、一流实验室和一流成果,但是很难整合起来。一个最终产品需要大量技术,比如说电动汽车需要成千上万项新技术,但是你要把这个新技术跟现在汽车厂推荐,很难,好几年他都接受不了,因为他要改动一个地方,觉得难度太大,成本太高,把它现有的模式全给打乱了,特别是我们这些传统的汽车厂,造车已经习惯了,但是电动汽车是一种全新模式,不是在原来汽车基础上把发动机换了,换上一个电池,现在好多人都是这个思路。前几天我到印尼去,他们提出来说要搞200辆电动汽车的试点,说中国可不可以给我200辆汽车,我说可以,没有问题。我找大的汽车商一谈,印尼是右舵车,我们是左舵车,要改的话,没有一定的量改不了。我一听,这个事麻烦了,怎么办?后来我找到一个新的汽车公司,他说太简单了,找一个工程师,花两个小时,现在电动汽车都模块化了,没有发动机、没有变速箱,完全可以按照自己的模式设计,非常简单,质量没有问题,这就是创新的作用。重点关注在孵化器、“双创”、国际技术的转移,把发达国家的技术转移到中国,中国转移到“一带一路”。第四个创新创业学院培训,第五个是一些专注于科技创新投资,风险投资、股权投资、天使投资,金融非常重要,没有这一块很难做起来。
      政府部门积极推动“一带一路”合作,包括现在正在推进“一带一路”创新共同体,有五项重点任务。第一个是密切科技的人文交流与合作;第二个是加强创新合作平台建设,科技人文交流也非常重要,其实干什么事情都是由人来干的,人和人之间感情到了,我们就能做好、做成功了;第三个是促进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建设特色园区,强化合作研究。当然了,我们还有好多重点领域,能源、交通、信息通讯等等,这些都是重点的专业领域。习近平总书记特别在“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上提出来,“一带一路”建设要坚持创新驱动发展,这也是中国贡献给世界的方案,加强在数字经济、人工智能、纳米技术、量子计算机等前沿领域的合作。过去我们跟这些“一带一路”国家、发展中国家合作的都是中低端,觉得他们接受不了中高端,我们现在提出来除了实用技术中低端之外,也有前沿技术和先进技术要跟这些“一带一路”国家合作,要帮他们建立创新能力、科技自主能力,这是非常重要的,这一点受到“一带一路”国家欢迎。过去这些西方发达国家跟我们合作都是给我们,最后我们自己还搞不了,现在中国跟我们合作,把我们创新的能力培养起来了,我们就变得强大了。莫桑比克一个部长跟我说,当年毛主席教会我们拿起武器,建立独立国家,现在习主席教我们富起来,强大起来。这就是我们习主席的贡献,中国方案、中国智慧让“一带一路”这些国家非常愿意接受,特别是科技同产业、科技和金融的融合,这也是非常地重要。
      科技人文交流有四项行动计划,一个科技人文交流,共建联合实验室,科技园区合作,技术转移,跟“一带一路”国家。大概安排未来5年2500人次的青年科学家到中国从事短期访问、工作和研究,就是从“一带一路”国家来,培训5000人次的科技和管理人员,帮助他们提高管理水平、提高规划能力。很多国家没有科技规划,我们都有5年规划、中长期规划,他们都没有,而且也不知道怎么做,一问他们科技投入有多少?不知道,没有人统计;一问你们有多少个从事科研的人员?不知道,现在我们就要帮着他们来建立这种体系,要统计、要了解你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你缺什么东西,然后我们才好跟你合作,这一点是我们重点要做的。同时投资运行50家联合实验室,我们给他设备、给他培训科学家、给他培训人才,到我们这儿工作,我们派人到他那儿工作,提高他的研究水平、研究能力,通过实验室带动自己的研发能力,把成果产业化,建立生态环保大数据服务平台,建立“一带一路”绿色发展国际联盟等等。
      我们除了资金支持我就不讲了,包括各种各样的世界金融机构,拓展金融合作,刚才吴总已经讲了好多。我们现在科技和金融的结合,硅谷是一个典范,我们也在学习,当然我们过去结合得非常不好,金融都去炒房地产,都到了资本市场,支持实体经济很差,特别是创新创业的企业都是中小微企业,没有资产去贷款,也没有什么担保等等,得到资金非常难,这是大家反映非常突出的问题,这次十九大非常明确,我们要脱虚向实,支持实体经济、支持产业,对科技和金融的结合,相当于提供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保障。第一个就是深化人才支撑,没有科技人才,没有金融人才,没有技术人才的合作很难做到。第二个就是在推动各类中介服务机构,特别是面对“一带一路”沿线,打造科技金融平台,我看到宝船国际在南沙打造国际、科技交易中心,这个非常好,我们研究10年了,科技交易要做什么呢?我们现在金融交易、股票交易很成熟,放上去就开始炒。将来技术也要炒,技术当作一个股票,当作一个商品,但是这个价不好定,谁来定?现在技术转移,技术产业合作当中、交易当中,最难的就是这个技术好不好?值不值这些钱?很多人碰到我们说,你们科技部给鉴定鉴定,这个技术我们花钱来买值得不值得?现在我们不鉴定过去国家有鉴定,后来取消了,采取第三方鉴定,但是第三方谁权威?现在鱼龙混杂,好多做出的鉴定评价世界先进水平,每年不下上万个世界先进水平。如果我们有这么多世界领先水平的话,早就成为世界第一科技强国了。为什么世界产权组织评价我们才第23位?已经进步很大才第23位,所以这些评价机构在胡说八道的很多,极其不负责任,而且也不一定是这个领域的专家。所以,这个我觉得需要一个权威的第三方的机构来做。比如说我们细分到每个技术领域,请这个技术领域最权威的专家来评价。我们研究了一个模型,把全世界技术领域,某一类技术领域的前十名科学家请来,让他来做,给他分成十等,给他来几个要素,投入的时间,这个事情对国家安全、国家战略、经济、社会有什么价值等等,让他打分,然后加权评价出来。这个技术,比如说值一个亿或者值一千万,这是一个参考基准,然后挂牌上市。比如说在马总的技术交易中心来交易,我可以买了以后再接着卖,我看得准三千万买了,五千万卖,那个人五千万买了,一个亿卖,可以作为一个商品。当然,更重要的是拿过来要产业化,产业化产生的价值更大。做成一种资本的,把技术资本化,通过资本市场来发现和挖掘好技术。这样,我这个地方成了一个全球交易中心了,跟纽约股票交易所一样,我成了全世界技术交易中心,我采取免税等办法,我想这就可以做起来了。当然,还有很长很难一段路要走,要做一些科学测算。我觉得很有前景。
      我们现在还存在一些问题,“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科技、金融发展水平不一样,有的金融不行,有的金融体系不健全。另外利益诉求多种多样,特别是对科技金融认识不同,市场环境也不同,跨境的金融风险等等。这都是问题,都是需要我们跟“一带一路”国家一起来研究解决。我就介绍到这儿,谢谢各位。

     


编辑:网站编辑
  • 相关阅读:
    图片文章

网站介绍|联系我们|版权声明|展会报名|展会服务|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