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记住登录状态
找回密码
一带一路专题

首页 > 投资合作 > 专题论坛 >

  • 国家发改委国际合作中心执行总监吴维海在“一带一路”金融创新论坛上的演讲
  • 发布时间:2018-05-17 15:51:45 来源:中国产业海外发展协会

    尊敬的各位朋友、各位来宾,上午好!
      很高兴来到本次论坛,跟大家一起来交流关于金融创新话题,我们知道,中共十九大报告和APEC会议宣言,为推动金融改革指明了发展方向,中国正在昂首进入构建现代化强国的新时代、新征程,这为未来金融领域改革提出了更高要求,也为未来研究和实践提出了新标准、新目标。在此,我们有必要研究“一带一路”国际离岸中心的设立,这既是我国在新时代强国战略大形势下一个新的选择,也是国家大势、千年大计,更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
      首先,我们来理清一下“一带一路”离岸中心的核心概念。一般来说,国际离岸中心是由某个国家主管部门审批并设立,通过提供低税或免税政策,鼓励和吸引国际的自然人或法人,在我们特定的领土或区域内从事离岸业务,相应推动本国或者区域经济快速发展这么一种模、一种选择。在当前形势下,倡议设立“一带一路”国际金融离岸中心,有下面4个大的背景和依据:
      第一,新时代的要求。刚才,跟各位谈到了,设立“一带一路”国际金融离岸中心能够聚集和引进国际资本,促进我国未来30年两个阶段性目标的全面实现,这是我们新时代的国家战略。同时,也是国家部委和金融机构、金融行业贯彻落实十九大报告提出的金融体制改革,建成小康社会,以及建设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战略选择和要求。
      第二,人民的呼声。在新时代,各级政府、企业都在积极探索和拼搏,以各种方式踏上发展和改革的新征途,人民向往美好生活,期盼经济发展,呼吁民生改善,期盼国富民强,而我们的资金短缺、融资成本过高,已经成为制约经济转型和民生工程实施的重大障碍。与此同时,我们国际金融产品不够丰富,我们资本市场不够完善,我们的金融中介结构不够开放的尖锐问题,需要通过我们设立“一带一路”国际金融离岸中心等改革,逐步解决上述矛盾和问题。
      第三,全球化的保障。我们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包括国家大力推动“一带一路”倡议,在未来30年,国家将强化国际金融改革和资本融通。在刚刚结束的APEC宣言中提到,按照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推进经济、金融和社会包容,在2030年前打造包容,人人享有可持续、健康、坚韧的APEC大家庭,致力于全面系统推进并最终实现亚太经贸区,深入推进区域经济一体化进程,实现上述宏伟的目标和蓝图,需要我们主动探索和构建国际离岸中心,推动构建资本流动,强化各个国家跨地区的产业延伸,为我们实现“一带一路”倡议的“五通”提供高效率、低成本的资金保障。
      第四,竞争的选择。为了适应全球经济一体化和金融改革的需要,我国出台了重大金融改革政策,在未来5年,金融领域将逐渐取消外国投资者投资比例的限制,我们的金融将对外国投资者开放,保险、外资等领域将面临更加尖锐的竞争,在这样的形势下,我们必须提前进行大布局、大创新,并选择一些金融基础好,国家政策好,交通条件有利,人才聚集的地方进行国际离岸金融中心的试点和探索,为我们更加开放的金融竞争和全球共融、共享提供发展的借鉴与准备。
      我们的“一带一路”国际离岸金融中心,这是国家大势,也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它可能是我们中国金融史,乃至推动强国战略新征程上的重大历史性转折和强大原动力。基于以上思考,我们设立国际离岸金融中心,探索重点做好离岸中心的愿景战略、组织架构、选址的评估,以及风险防范等4项重点工作。
      第一,关于离岸国际金融中心愿景战略。一个愿景的设立是离岸中心未来健康发展的保障,在党中央国务院和国家部委、人民银行、银监会等参与推动和指导下,我们对海内外案例的研究探索和融合,可以逐步将国际离岸金融中心打造成国内一流、国际知名的全球资本融通和国际顶尖人才聚集的高地,同时成为我国“一带一路”倡议的播种机和宣传队。成为我国金融改革和对外开放的试验田和发动机、增长极。关于离岸中心的战略,我们认为倡导设立国际金融离岸中心,不同于现有的国际金融机构和现有的金融改革实验区,也不同于海外现有的离岸中心,它更体现经济和金融特色,扎根中国经济发展模式创新和对外开放的更高要求,更能代表现在金融的规则和全球产业融合的最高水平。
      第二个,国际离岸中心的组织架构。首先要理清国际离岸中心的行政边界,倡导设立国际离岸金融中心和现有的自贸区、国家新区等行政职能重叠,实行一套人马、两块牌子,也可以在现有新区或自贸区内设立功能区进行离岸中心的功能的探索和定位,同时将其作为日常办公地点。关于国际离岸中心的人员构成,借鉴国际离岸中心设立模式,结合我国“一带一路”倡议,相关部门以及金融外贸、外汇管理局等职责划分,进行组织架构和监管机制的厘清与确定,具体可以由中央金融委或者由国务院、国家发改委、中国人民银行、银监会等牵头研究并推动,委托拟试点地区的金融监管局等牵头。人民银行、外管局、银监局、证监局等当地分析机构参与,成立领导小组和监督联合机构,进行国际离岸中心的试点和筹备。同时制定制度,完善监督和考核机制等等,并设立中心筹备小组,聘请专家和智库,进行愿景和战略的定位以及组织架构、流程和未来发展模式的探索审批,这种流程完善等等。
      第三,国际金融离岸中心的选址评估。要考虑两大因素,一是国际离岸金融中心的基础和资源,我们研究探索国际离岸金融中心必须选择地址有一定的产业或者是人才基础,建立国际“一带一路”离岸中心需要一定的经济基础、产业积累,一定的资金需求、行业专业人员,需要在交通相对发达的城市和国家新区、国家自贸区和国家经开区等等。二是离岸中心的政策环境要好,我们设立“一带一路”离岸金融中心,选择的城市或地区应该和国家“一带一路”倡议有较大的相关性,或者处于“一带一路”关键节点,或者枢纽城市,或者是能够辐射周边地区或者临近的国家,符合国家重点发展的区域定位,比如说可以选择广东省广州、南沙市等等,我们对南沙市刚刚做过金融规划,具有国家级新区和国家级自贸区,多个战略叠加的机遇,同时,人才、经济和相关环境较为适合。未来的交通也不错,同时国家在大力推动大湾区建设,这个地方也是与深圳、香港、澳门、珠海等城市距离较近的地方,所以在这种类似地方设立可以辐射周边国家,东南亚国家以及国际经贸或者金融往来等等。这样便于形成一个跨区域、跨国家的金融聚集,国际资本流动和国际影响力。
      第四,国际离岸金融中心的风险防范。由于国际离岸金融中心是一个新生事物,我们在探索和设立过程中必须要强化风险机制设计以及风险防范。中心的设立运营应注重培养当地的金融创新和风险识别、风险监控和转移能力,我们建设“一带一路”国际离岸金融中心是一个新生事物,涉及面比较多,涉及政策空白点,大量金融、经济、外贸、人才等各领域,所以需要我们识别和有效规避各种风险,来研究和制定规则,形成有利于国家金融创新和更多示范试点推广的机制和体系。第二个是离岸中心的监管,离岸金融中心的选址和建设涉及到新业务、新制度、新模式和新技术,需要专门机构和团队去借鉴、去研究、去探索,需要国家部委、银监和当地政府等等一起联合进行各种新的制度安排。同时,我们要引进高素质金融创新能力与国际操作经验,金融风险分析控制能力的专业队伍等,需要我们将培养和提升相关专业人员的离岸风险识别,规避监督和化解能力作为一个重要工作,以确保离岸中心的风险评估,监控、风险化解和转移等等机制有序,并为“一带一路”倡议的落实和提升保驾护航。
      各位朋友,让我们共同期盼“一带一路”国际离岸中心能够早日设立,并发挥在追求中国梦的过程中,无可比拟的资本聚集和国际影响力。我的汇报和演讲结束。


     

编辑:网站编辑
  • 相关阅读:
    图片文章

网站介绍|联系我们|版权声明|展会报名|展会服务|友情链接